闲话《刺客信条 英灵殿》历史梗

来自古墓丽影中文站
跳转至: 导航、​ 搜索

注意: 本文系玩家作品,除作者本人,请勿修改原文。


作者信息
作者 TombCrow
发布时间 2020-12-21
发布于 微博
内容关于 文化探秘,其他游戏(刺客信条)

微博上想哪写哪的,先留着,以后就着截图慢慢更……总算让我找到个地方弄这玩意了(刺客信条中文站)

领主之死

  • (剧透马赛克)领主死亡时,边上有张纸条说收尸的步骤,里面提到要剪指甲,这是因为诸神的黄昏里,巨人会乘坐冥界亡者的指甲做成的船,向阿斯加德发动进攻。北欧神话里似乎是奥丁也曾提到要将亡者的指甲剪掉再入葬。
  • 还是刚才那个郡,艾沃尔吐槽领主那娃唱歌难听,这个有史可查。曾经有个来自阿拉伯的犹太商人记录过自己在丹麦的见闻,他说丹麦人无论男女都会画漂亮的眼线,但唱歌比狗叫还难听。(虽然我不知道游戏里有没有在cue这个记录)
  • 有点类似埃及人的卡和巴,维京人也认为人存在两种灵,体灵在人死后湮灭,而梦灵还能存续,在人意识模糊或死后身体未腐时可以离开人体。艾沃尔和黑格明就是这么打架的。另外,梦灵也可以通过巫术唤出。
  • 游戏里领主的葬礼基本上符合对维京领主以船火葬的记录,但舍去了不可描述的仪式内容。[1]
  • 维京人相信灵魂不灭,能够以某种形式存在于人间,并能够对现世施加影响。由此基本认知,搞出一些神秘的行为,例如把长屋建在墓地上,以接近祖先。
  • 游戏里出现了种类繁多琳琅满目的葬礼,比如或许知名度最高的——尸体和随葬品由船载着随波逐流,在水上烧了。比如尸体和随葬品由船载着不随波逐流,在陆上烧了。比如雷文斯索普居民点的土葬,又比如大战后的火葬。
    维京时代的丧葬其实比这更加丰富。说来话很长了,由于目前(我所认为的)影响力最大的维京坟墓都是女性墓(女领主&女军官),并由这些墓衍生出近代国力衰微的斯堪的纳维亚民族主义思潮和“维京”在近现代的崛起,以及过往粗糙的考古习性(以前有个学者指出,用随葬品来判断墓主人性别可能会湮没一部分女性,而这一点在近几年也得到了证实。这些我估摸着感兴趣的人不多,尤其是维京女性(毕竟“women don't sell”),所以假如我真写,估计会更在同样没人看以及不信“women don't sell”的刺客信条……不,是古墓丽影中文站[doge][2]

伊述文明与北欧诸神

  • 伊述文明来解释北欧诸神,让我想起在历史上有人就把奥丁一众神明视为被神化的人类,他们可能是来自亚洲(“阿瑟“)。挪威出土的奥斯伯格船上有两具遗骸,推测都是身份高贵的女性,究竟是领主还是祭司,两者是什么关系目前尚有争议,其中年老者已经无法分析DNA,年轻女性的DNA则显示确实有亚洲血统。
  • 上次说过有人认为奥丁一族是被神化的来自亚洲的伟人,那么斯堪的纳维亚本土是什么人?剑桥的索玛就是北欧“土著”,她是萨米人。
  • 奥丁和索尔都是女装大佬,你在游戏里给巨人拿的礼物就有索尔的新娘头环,对应的应该是索尔假扮新娘嫁给巨人的故事,得到这玩意的地方其实就是索尔老公的家里(被索尔拆了)。
  • 索尔女装不多,但奥丁频率就高多了,还出土过女装奥丁像。洛基嘲笑过奥丁的娘里娘气,但洛基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除了女装大佬,还是雌雄同体。有个护送孕妇的任务也提到了洛基亲自生娃的故事。[3]
  • 游戏中将很多雷神的壮举移花接木给了奥丁。奥丁活脱脱硬生生强了雷神的戏码。

死敌与亲家

  • 阿尔弗雷德和艾沃尔手下的那个小船夫罗洛,是未来的“亲家”,并且两家联姻后的血脉一直在英格兰王室延续。[4]

凯尔特遗存

  • 游戏里有多个关于石头的神秘事件,这里是欧洲原始信仰的残余,我现在记得的是求子石、“疯狂的石头”。求子石的信仰在凯尔特人中很流行,一直到维京世代几百年后信女们还在通过“滑石”祈求怀孕,也有记载说想要孩子的女性会在石头上摩擦腹部(记录是这样,但真正摩擦的部位很可能是生娃的地方)。至于那个把石头围成一圈让你数数的,应该是墓地。
  • 柳条人那个郡,大量的凯尔特元素,例如下图台词中的绑手礼就是凯尔特结婚习俗(将男女的手以红线系在一起)。以及,亚瑟王相关的恶搞内容基本上集中在这个郡。
  • 柳条人是恺撒曾经记载的某种神秘仪式,恺撒认为是人祭,但历史学家认为恺撒可能把处决战俘误认为是献祭仪式。
  • 但恺撒记录的燃烧的柳条人并不在不列颠,而是在法国,是高卢人搞的事情。法国的高卢人和英国的不列颠人(布里吞人)都是凯尔特人。皮克特人是不是凯尔特人目前还有争议。
  • 用领袖来献祭,这种习俗在凯尔特人中是不是存在我不知道,但维京人确实这么干过。瑞典人拿国王献祭,我记得是史有所载的。

基督教欧洲

  • 盎格鲁撒克逊人,凯尔特人,维京人,在信仰上存在很多相似处,尤其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和维京人,都是日耳曼部落,都信仰奥丁那一竿子神,称呼有所不同而已(例如称奥丁为“沃登”)。不过盎格鲁撒克逊人到了不列颠以后接受了基督教,而北欧从未被罗马帝国纳入领土范围,直到维京时代才开始受到基督教影响。[5]
  • 艾沃尔那个时候,北欧其实已经有基督徒了。主要是受到法兰克人的影响。不过这个在游戏里好像没有体现。
  • 在撒克逊人的英格兰,确实存在不少女性修道院长,一些修道院会分男女两座,由女院长统领。
  • 基督教在欧洲的传播过程中,吸收了不少异教徒的节日并保留了很多节庆传统,例如游戏中出现的萨温节(现在的万圣节)。包括12月25日原本也是异教徒在冬至的节日,而不是耶稣真正的生日。

不团结的“英国人”

  • 盎格鲁人的麦西亚曾经是英格兰一霸,而撒克逊人的韦塞克斯是后起之秀,两者长期不和(你也可以看做吴国和越国)。阿尔弗雷德和西格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西格德就提醒他,他(韦塞克斯王)在麦西亚不受欢迎。艾沃尔在见阿尔弗雷德的手下时,自称“麦西亚的灾厄”,显然她知道这个称呼在韦塞克斯是很受欢迎的。[6]
  • 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自身内部以及彼此之间争斗不休,除此之外,还有“老不列颠人”与他们纠缠不清。这些“不列颠人”(布立吞人)是罗马时代定居在不列颠的凯尔特人,罗马人撤出不列颠后遭到盎格鲁-撒克逊人的入侵。亚瑟王就是抗击盎格鲁-撒克逊人的一位凯尔特领袖。但即使取得过一些胜利,凯尔特人的领土还是逐步被盎格鲁-撒克逊人侵吞,不得不退居到了威尔士、爱尔兰等地。[7]

圣布伦丹与文兰

  • 每个巨石阵里都有一个叫做布伦丹的人留下的记录,你进去读的时候就会听到布伦丹叨叨个没完。这个布伦丹是爱尔兰的圣人,他提到的拿非利人是圣经中的堕落天使与人类杂交的后代。传说美洲是他最早发现的,当然,只是传说。不过游戏采纳了这个传说,所以艾沃尔那时候英格兰和文兰之间居然已经通航了。
  • 文兰去找奥拉夫,把他吓尿了,对艾沃尔说不要从背后捅他,让他遭遇西格德的命运。此西格德非彼西格德,奥拉夫说的西格德是萨迦中的屠龙勇士,他和另一位屠龙者齐格弗里德的故事有很多相似之处,所以两者经常混淆,齐格弗里德在杀龙之后沐浴龙血所以刀枪不入,但背后被一片树叶遮挡,成了他的致命处。(阿喀琉斯摸着脚跟投来关爱的目光~)

艾沃尔八卦

  • 艾沃尔的姓藏得很深,只有在游戏后期才能在一份文档中看到。艾沃尔姓“瓦林多蒂尔”,意为“瓦林之女”。[8]
  • 艾沃尔的墓,太像比尔卡女战士之墓了!(也可能只有我觉得像,像不像靠脑补[二哈])[9]
  • 艾沃尔如果真成了奴隶,那就是极品货色,因为金发碧眼的女奴是奴隶中的奢侈品,不过更常规的线路是往东方去卖。(游戏里是要把艾沃尔卖到爱尔兰去)

女性与婚姻

  • 奥丁说芙蕾雅是不是可以给工匠当妻子要看她本人的意见。这和神话中该事件的情况一致,也是维京时代女性婚姻自主权的表现。萨迦中曾写到,违背姑娘意志的婚姻,无不以悲剧收场。——维京人这可比现在一些人的认识都还先进了。
  • 女性婚姻自主权当然也包括离婚的权利。维京时代西班牙的一位穆斯林旅行家就到过斯堪的纳维亚,对于这里的“女权”非常震惊,他明确写道结了婚的女人想离婚就能离。就当时,这不仅对穆斯林来说不可思议,对基督徒来说也是天方夜谭。游戏里法兰西公主要离婚不就老费事了(那个让艾沃尔猜他们为什么离不了婚的选项,我是选了“你们的宗教不允许”)~~
  • 亚洲的穆斯林也留下很多记录,其中写到维京社会的女性享有穆斯林社会无法想象的社交自由,而维京人对此不以为意(维京人:啊哈哈,我们这儿可没那么多忌讳的~~)。
    所以,嫂子想离婚是可以离的。(不,我写这么多并不是为了这一句)[10]

女性与巫术

  • 上次说到维京人甚至用国王献祭,那么谁来决定拿什么做祭品?献祭的牺牲品由祭司决定,而这似乎是女性垄断行业。凯尔特人和维京人都认为女性拥有神秘力量,其实基督徒也这么认为。
  • 虽然都认为女人有魔力,但对女性这一魔法特性的态度截然不同。欧洲的基督教徒掀起猎杀女巫运动,烧死不计其数的女人。凯尔特人流传到现在的传说里,正面形象的魔法使用者倒是在凯尔特文化里并不多见的男性巫师,例如梅林。维京人却把女性视为拥有通灵法术的神圣力量,让女人担任祭司,让祭司成为他们的宗教领袖。
  • 维京社会里祭司是宗教领袖,王是世俗领袖,当挖出身份高贵的维京女性时,这究竟是女王还是祭司就陷入了争议。
  • 维京时代后期,王和祭司的身份似乎有所混同,宗教仪式的场地似乎由室外转移到长屋内,祭司的权力和地位或许被领主或国王所取代。
  • 游戏里艾沃尔第一次拜访祭司时,可以听到她在说赞美奥丁,并感谢芙蕾雅赐她巫术。刚才说到,巫术由女性垄断,而奥丁作为男神,能在这里掺上一脚是因为,奥丁也是巫术之神。
  • 尽管奥丁是巫术之神,但他不能打破女性垄断巫术的规则,当奥丁本人施展巫术时,他必须以女性形象出现。
  • 相比奥丁,女神芙蕾雅做巫术之神就自然多了。芙蕾雅身上更有趣的地方在于,她是华纳神族的神,而奥丁属于阿瑟神族。之前说过有人认为阿瑟神族是来自亚洲的被神话了的凡人,而华纳神族则被认为是北欧本土产物。
  • 华纳神族和阿瑟神族之间曾爆发大战,华纳神族的女首领掌握着魔法或许也在此值得一提。两者战后实现了微妙的和平,而最终结果现在也知道了,华纳神族的形象模糊不清,现今流传的,大多是阿瑟神族的故事。
  • 外来者居于本土居民之上,也在现实中有所反映。北欧本土的萨米人就长期处于边缘地带,这种“边民”感,在冰雪奇缘2里有显著体现。北方森林的那些人应该就是以萨米人为原型的,他们掌握魔法,也符合萨米人的形象。北欧神话以及维京人信仰中的巫术,可能是北欧本土的遗存,芙蕾雅或许是真正的巫术始祖之神。
  • 小八卦,阿瑟神族的起源,被神话收集者追溯到特洛伊战争。特洛伊陷落后,一批幸存者迁移到了北欧。所以罗马人尽管从未征服北欧,但还是可以来认认亲戚的(罗马传说中建城者是特洛伊英雄埃涅阿斯的后代~)
  • 维京人认为文字带有魔力,与巫术密切相关。所以会觉得艾沃尔识字有点可怕。

伦敦与巴黎

DLC要去围攻巴黎,法国育碧居然要讲自己被围攻的历史?想给刺客信条“日常辱英”翻案吗?

我不这么认为。

因为维京人在跟法国人打仗的时候并没占多少便宜。尽管曾经对法国投入更多的兵力,并取得一些胜果,但法国人一旦不自己作死了(这可又是一大笔八卦帐,法国人作死实在不算花样百出,但绝对是前仆后继),丹麦人就在法国碰了一鼻子灰,不得不北上英格兰。

PS:诺曼底固然是维京人在法国获得的领地,但诺曼底的形成要在游戏时代之后几十年,而且是维京人吃了败仗之后同意受封法国的爵位。

另外,尽管游戏里已经把英格兰建筑做了跨越时代的美化,但整个英格兰给人的感觉还是乡土气息浓郁。高大宏伟的建筑在哪里?估计海峡对岸的法兰克帝国会给你开开眼。(其实英格兰很多碉楼城堡,都是后来被来自法国的诺曼底公爵征服后修建的。)

所以,我的预测是,DLC“围攻巴黎”看上去是说巴黎跟英格兰一样惨,但其实还是会“日常辱英”。立此存照。

脚注